请登陆我们的网站首页  VISIT THE MAIN HomeShop SITE
我的纵向差异观点遭到大多数朋友的反对和质问。其中最多的质疑就是我们如何来判断纵向差异即纵向差异的标准是什么?为了回应这一质疑,我写了“纵向差异之二”。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万物中的纵向差异是由什么决定的?划分标准是什么?

纵向差异划分的标准是智慧。那么什么是智慧?为什么它是划分纵向差异的标准呢?智慧包括三种能力:意识的能力,即对自身和自身以外的世界的感知和了悟能力 (power for sense and insight)。意愿的能力,即在感知和了悟后产生的独立意愿能力(power for independent will)。自由力,即实现独立愿望的能力(power for realizing will)。越是高等的存在,越有更多的智慧。我们观察一下便可以知道,从非生物,植物,动物,到人,乃至超人主要是智慧发生了变化,无生命的物质对自我和周围的世界没有了悟,没有了悟也就没有意愿,更谈不上自由。植物开始有了意愿,但没有了悟,意愿极有限,不能移动,自由度也甚低,主要是被动地适应自然。动物随着等级的升高,意愿逐渐升高,但了悟力仍很低,自由度也不高。人有着极广,极强烈的意愿,但彼此之间了悟力差异甚大,自由度差异也甚大。

智慧和纵向差异有什么关系呢?纵向上的差异实际上就是智慧上的差异,存在的价值就在于意愿和意愿的实现。智慧是存在价值的根基,自由自主意愿的实现是存在价值的表现,这种自由自主意愿是以了悟为基础的。因此智慧和自由度是衡量存在价值的尺度,智慧的层次是由意愿和自由度的层次体现出来的,这种层次就是纵向差异。智慧和自由度密切相关,智慧少,意愿则小,意愿小,自由度一定小,如驴马的智慧不如人,其自由度也小于人,在另一种情形下,一只在旷野上的蚯蚓虽可以上食埃土下饮黄泉,但其自由度远不及驴马,因其意愿力远不如驴马。意愿力对自由度更具决定作用。因为没有意愿根本谈不上自由。有一首军歌很好笑“一只钢枪手中握,一颗红心献祖国,咱们是人民的队伍,人民的子弟兵,党中央怎么说,咱就怎么做!啊嗨哎嗨,党中央怎么说,咱就怎么做!!”高唱着这样军歌的“子弟兵”如果形成了一支强有力的队伍是不是即可笑又可怕,又可怜。他们的问题出在哪了?这里有几个问题:1,他们的意愿是把红心献祖国,祖国是谁?2,他们的意愿是从哪来的?3,党中央与人民是什么关系?与子弟兵的意愿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党中央怎么说,咱就怎么做?谁来确保党中央的正确性?服从命令真的永远应该是军人的天职吗? 以意愿和自由度为刻度的这把显示纵向差异的尺子是否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当我提出万物间存在纵向差异时,我并不是提倡盲目服从权威,恰恰相反,我是想呼唤有意愿,有激情,有志向的人们多一点独立意识,独立意愿,少一点盲从,或盲从权威,或大众。当然从崇拜权威,与众结盟有时也是必要的,不过即便是服从权威,崇拜权威,与众结盟,我们也要一定要对权威或大众有所了悟,有所觉察,在我们当今信息如此发达的网络时代,最可怕的大概不是权威,而是大众!大众被柏拉图描述为多头怪兽,这头多头怪兽有时比权威更具有误导性,更具有盲目性,更具有欺骗性,因为对它的追随看起来完全是出于你自愿的自由选择,没有丝毫的强迫,然而这里很有可能缺少了决定纵向差异的智慧。
指出纵向差异也不是提倡 “中心-边缘”论,等级制,专制等。在人权方面人生来平等这几乎是全人类的共识。我提出纵向差异的意义恰恰在于理清那些差异是横向差异,那些是纵向差异。从而揭穿那些以横向为纵向的误导。我要说的是人与人之间存在着纵向差异,我们应该正视这一差异的本质内容,而非等级地位。其实希特勒并没有真正认识到纵向差异,他看到的只是横向的民族差异,可他却有意无意地把横向当作纵向了,要说明希特勒的荒谬恰恰需要用明确横纵向差异的方法,立体地看问题,才能把问题认识清楚,说清楚。越是在纵向差异的高端的人,越是能意识到他者的自由和意愿与自己的同样重要,这是智慧中的了悟力的功能。纵向差异的层次,与社会地位无关,它是由一个人的综合素质——–智慧决定的。许多推动人类进步的伟人,智慧者社会地位并不高。真正以智慧为基础而不是以出身,财富,地位等为基础的纵向差异绝不会导致压迫,因为大智慧可以使人感知,了悟自我,也可以使人感知,了悟他者。无压迫的纵向关系是可能存在的,如父母和子女间的纵向差异,师生间的纵向差异,恋人间的纵向差异,往往都是很美的,没有压迫,因而良好的纵向差异关系是可能的,思考这一差异有不仅有助于我们自我提升也有助于我们明辨是非真伪,为我们的判断提供一个依据和方法。




Comments are closed.